wuli何振昀

第一次用板子画画,阴影比例什么的都搞不好,见谅见谅

【西汉组】【邦信】关于抽水马桶的氪金游戏

柊壹:

#ooc#
瞎几把写点,一个脑洞。


“雏儿!雏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韩信远远的听见自己家的智障君主一路哭嚎开着一个仓鼠球跑到了自己面前。
韩信脸上毫无波动,心中也不想笑。
“雏儿啊!出大事了啊!”
“哦,是被项籍痛揍了一顿吗?如果是的话信还是很开心的。”说着继续一下一下的打着眼前的野怪。
刘邦感觉自己被狠狠的怼了一下,心痛到仓鼠球破裂。
“不是不是不是啊!!!”刘邦的手胡乱比划着:“是军师啊!!!子房不见了!!!”
韩信的手终于停了下来:“军师失踪了?”
“没错啊!今天早上我想找子房从风花雪月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但是子房不在啊!他的家里也很可疑!”
神他妈风花雪月诗词歌赋还有人生哲学,刘季你他妈要是真的去找军师说正事我韩重言就再也不打野了。
韩信腹诽了一下,还是和刘邦一起跑去的张良的家。
韩信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张良的家里俨然已经被水淹了,究其源头竟是从厕所漏出来的水。
“……这他妈什么?”
是的,厕所损失了作为厕所最重要的东西————马桶。马桶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拔出来了一样,地上留下了一个大坑,下水管道正一股一股的往外喷着水。
“啧,雏儿,你说会不会是军师作为一个小天才太过招摇,有人不爽所以绑了他还抢了他的马桶啊?”
韩信简直想把刘邦按进下水管里让他冷静一下并大喊吔屎啦刘季。
“要绑也不会绑军师只会绑你。”韩信撂下一句话,一马尾抽在了刘邦的脸上然后大踏步走了出去。


王者峡谷中心。
“……这他妈又是什么?”
韩信觉得今天可能只宜打野不宜和刘邦一起出门。
一个马桶就那样立在那里,旁边是一点点给亚瑟小心翼翼穿铠甲的安琪拉。
韩信过去打了个招呼,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安琪拉皱了皱眉毛,说前天家里的马桶和亚瑟丢了,在这里发现了一个马桶,刚想想办法搞回家就听见马桶说话了。


韩信:???
刘邦:吱吱吱???


“马桶说,想找到你想找到的人就来玩氪金游戏吧!六十个钻石抽一次,二百五十个抽五次。我抽了两天,喏,亚瑟就从马桶里出来了。”
韩信嘴角一阵抽搐,堂堂亚瑟王从马桶里钻出来。
刘邦一拍手掌:“雏儿!这个游戏很有意思啊!”
说着就从后腰出掏出小钱袋往马桶里扔了六十个钻石进去,按下了抽水键。
韩信在旁边目瞪口呆的看着刘邦一脸兴奋的抽水。
军师,你不在,我就替你说了,妈的西汉药丸。
一阵抽水声过后,马桶中出现了一束蓝色的光柱。
“卧槽好刺眼!!!”刘邦急忙把头从马桶上移开挡住了眼睛。
韩信也是十分好奇,等光柱过去了凑过去和刘邦一起看。
嗯好像的确有东西要出来了。
诶?好眼熟?
没等韩信看清刘邦就一把拉开了韩信并紧紧的扣住了马桶盖。
“主公……是谁?”
“项羽。”
说完两人就一起结结实实的坐在了马桶盖上不肯下来。
就这样坐了两个小时。
“请问两位可以从我身上下去吗?您们这样我很难办的。”
刘邦一脸惊悚:“谁?谁在说话?”
“马桶。”
两人听后立刻从马桶上窜了下来。
“哇靠好稀奇啊,这玩意真的会说话诶。”
韩信不想说话,因为他感觉自己身心俱疲,而自己的智障君主依然兴奋不减。
韩信无力的说:“阁下从何而来啊。”
“系统让我来的,目标是让你们玩一玩辣鸡氪金游戏消磨时光。”
韩信刚想上前一步破口大骂哪个智障系统会干出这种事,却被一脸严肃的刘邦拦下了。
君主正经起来了,他应该已经有解决办法了。
韩信心中暗暗想着,不禁感慨君主还是很靠得住的嘛。
“什么意思,子房就那样呆在马桶里吗?”
“广义上应该是没错的。”
“你们!你们简直————”
君主生气了!啊!快把它砸了军师可以出来也不用费钱了!
“你们是怎么想出这个游戏的这么好玩!”
韩信听完之后吐血三升,妈的西汉丸就丸吧我真的不想管了。
韩信就这样一脸木然的看着君主蹲着和马桶进行友好的交涉。
“喔!所以子房就是被系统选中的人吗?”
“没错!您的理解能力很强!这一切都是命运的使然啊!”
“啊!这种命定的感觉!很神秘很大气!我很喜欢!”
“是的!这就需要玩家氪金抽到想要的人啊!一切都是注定的,只要您氪金!”
“好好好!”刘邦说着就撸着袖子让自己的钱袋见了底。
“二百五十个钻石抽五次!您一定可以抽到稀有限定张良的!”
“希望如此!”
说完刘邦就一把掀开马桶盖,把二百五十个钻石全扔了进去。
“雏儿!我有点紧张,你说这把会抽到军师吗?”
“哦,不知道,你开心就好。”
刘邦握紧了双手,冲天空长出了一口气:“系统爸爸保佑我抽到张子房!”
“来吧我的玩家!摁下这命运的一键吧!是成是败在此一举!”
“我来了——————出现吧张子房!”说着重重的摁下了抽水键。
一阵抽水声和一束光柱之后。
“卧槽这是什么?”
“啧,大概是周瑜的外套,这种碎片掉落也是很有可能的!”
“我天,这又是啥蹿出来了?”
“呃……杨戬的狗,这……可能是系统bug吧。”
“唔哦!这个我认得!那个那个骑狗的狗!”
“玩家,这是成吉思汗的狼。”
在经过了周瑜的外套,杨戬的狗,成吉思汗的狼,刘备的草鞋之后,掉落了一个唯一有价值的东西。
“雏儿啊!你看我抽到了军师的言灵书诶!”
“哦。”韩信简简单单的应了一声,葛优瘫在旁边开始想念那远去的偷鲲岁月。
“玩家,你很幸运,虽然没有抽到限定稀有张良,但是却抽到了与张良有关的道具碎片!您很幸运,最好趁热打铁,说不定下把就可以抽到了!”
刘邦重重的点了点头,又去掏钱袋,发现早就见底了。
“没钱了!雏儿你还有的对吧,借给我吧借给我!”
说着就像一匹饿狼一样冲着韩信奔了过去。
“卧槽刘季你干什么!”
“雏儿,借钱给我啊!这辣鸡游戏太好玩了我控制不住自己啊!”
“我他妈今天没带钱!”
“不可能!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我亲眼见到你带了钱的!”
“你拿就拿能不能别乱摸!”
“雏儿……好雏儿,就借这一回,抽到军师我就再也不玩了……”
“你别动手动脚的,卧槽你别乱碰!别摸我!……”


张良推着自己的单片眼镜淡然的看着这一切。
妈的俩智障,老子已经出来了,只是先把书扔出来了而已。
看着莫名其妙腻乎起来的两个人,张良趴在马桶边上,内心毫无波动。
妈的死给,我应该在马桶底,不应该在马桶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
刘邦:军师你被我抽出来了啊!!!!!!
张良:嗯【妈的智障.jpg】
刘邦:我想抽一回雏儿!系统可不可以把雏儿送进去我氪金抽出来啊!!!!!
韩信:刘季!!!
刘邦:雏儿我错了!!!!别生气!!!
张良:又到我说台词了,妈的死给,西汉药丸。



上课时开的脑洞,笑到生活不能自理【。

上课摸鱼系列
蜜汁受光背光
【老师哭泣.jpg】
文姬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沉迷文姬无法自拔٩(ˊᗜˋ*)و

沉迷王者荣耀,沉迷蔡文姬
啊文姬好可爱
啦啦啦我是小仙女

【吾喻谁共】

【吾喻谁共】
无下限无节操写手叶修
心脏又腹黑编辑喻文州
叶喻喻叶无差,我就是这么博爱
文渣崩坏求不打
太久没更整理了一下,看了看自己崩坏的文风
哦我想静静



正文

-------------------------------
chapter1
【鸾珞音尘】QAQ叶神求交稿啊。
【君莫笑】近来阴雨绵绵心情不好拒交。
戴妍琦咬着雪糕棍一翘一翘的,恨恨的把记录往上翻那么几页,也记不清从哪天开始,君莫笑的答复不是“没有烟了没思路”就是“楼下神棍方才给我算过近来是我大凶之日不宜交稿”总之叶大神一点点小借口已经开了杂志社近三个月的天窗。
戴妍琦怒啊仟细的指尖把键盘戳的吧哒吧哒的直抗议。
外面仍下着小雨,天阴沉沉的有些时日了,不晴的天似乎带给人不爽烦闷的心情,戴妍琦在这一刻突然觉得叶神说的也不失道理哈。
但,这统统不是不交稿的理由!
【鸾珞音尘】叶神你交稿啊交稿啊交稿交稿交稿啊,别找理由不更文我知道你在笑QAQ!
气势到底在对方大神的身份的威慑下弱了下来。
“我 !不 !干 !啦 !QAQ”戴妍琦几近崩溃的表情冲了进来。
苏沐橙低头嗑着瓜子,不用看就已经明了,这戏码几乎每天都要上演一遍“叶修哥又拖稿啦?”“沐沐姐你就把叶神的地址告诉我吧你看我这么可怜的样子”说着戴妍琦掩面一幅要哭出来的样子,显得无助又楚楚可怜,苏沐橙的心立马软下去一半。
苏沐橙低头仔细想了想,这荣耀杂志社里就她和叶修最亲近,拖稿的日子里连苏沐橙想去逛商城他都能安下心来一同去。小戴说的不错可是叶修千叮咛万嘱咐千千万万不要暴露他的住宅地址否则怎么想他以后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了,不得天天有人敲门有种不开门就砸烂门的感觉。
然而就算把地址告诉这个可爱的小编辑也没用,叶神两三句话便能玩的她团团转。
苏沐橙不想打击她,一代女神只好默默的窝在电脑面前继续捧着瓜子看着电视剧嗑的嘎崩嘎崩响。
被无视了啊戴妍琦小朋友。
“沐沐姐还是不是亲的了QAQ”
苏沐橙刚要作答,一个温润清透的声音插了进来。
“不如苏编把地址告诉我我去试试?”苏沐橙抬头便见人微长的眸子带着些笑意,唇角若有若无的勾着,柔顺的黑发让看上去就想摸一摸。也许不是很帅但是看上去特别舒服。
这可是他们的腹黑编辑团团长喻文州啊。
这可是能让超级无敌话唠的黄少天秒秒钟闭嘴的人啊。
这可是喻大心脏啊。
他上的话估计就是两个人互坑了吧。
Good job!
苏沐橙在心里捉摸着叶修多久能败下阵来,叶修之后的日子可有的过咯。
转头就把人的地址手机号QQ号微信号微博号等等一股脑全卖给了喻文州,还是不带任何利益的,随随便便就给喻文州说了。
喻文州道了谢,哪知道苏沐橙此刻心里的小九九,转身就去准备了。
苏大美人在喻文州接过写的满满的纸条转身后比了个v手势。
叶修哥看你这回还交不交稿xx
“啊啾!”叶修摸摸鼻子疑惑着“感冒了?”

-------------------------------
chapter2
收到叶大大传来的稿子时,天气不好得很。
小雨淅淅沥沥落在人们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股烦闷的感觉。知了在窗外叫的一声比一声凄惨。

沐橙女神窝在电脑前,抱着莫凡送的仓鼠抱枕,额头上不断渗出细腻的汗珠,一旁的风扇已经开到了最大档也没什么感觉。

电脑里,一对男女正不要不要的上演偶像剧,突兀的两声“滴滴”把人的思绪唤了过来,左下角的小企鹅一闪一闪的。

-------------------------------
为什么叶修妥协了呢?
其实一开始他是拒绝的。
那天天气难得清爽,微风吹进心里,叶修在网上调戏了下黄少天,心情更佳,便进网游里虐了下菜。

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一定是隔壁。叶修叼着烟打了下火,吐出一缕青烟。

可门口的人认准了这家似的敲个没完。

叶修揉了一把乱成窝的头发,趿啦着拖鞋,一手把烟戳灭在烟灰缸里,慢吞吞的往门口挪。“谁啊?”

“是我,叶修哥,快开门!”女声如脆铃一般,清秀。

站在门口的喻文州手里拿着手机正拨通着苏沐橙的电话,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深了。

哦,是沐橙。
叶修胡乱应了一声,俯身趴到门上透过猫眼去看。
目及之处一片黑暗。

“叶修哥别耍赖啊,不许偷看我要给你个惊喜。快开门!”电话里的女声仿佛已经预料到叶修会这么做般,半分撒娇,让人无力可施。

“吱悠--”门被人小心翼翼的开,喻文州祭出平生最快的手速扒住门,一脚把放在一旁的箱子踢过去堵住了门。

叶修看着面前这个模样清秀,半眯着眼,手机上和苏沐橙通话刚刚结束发出一阵盲信,笑的一脸狡黠的男人。
真的是惊喜。
不是惊吓么?

-------------------------------
chaper3
喻文州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与盘腿坐在床上的叶修大眼瞪小眼,笑的人畜无害。
叶修点了根烟塞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烦躁的抬手揉乱了头发。
对面这个男人是谁他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能让话唠黄少天闭嘴的那个人,让黄少天闭嘴,这是什么概念,这简直是拯救人类的善举啊。
半根儿烟的功夫,叶修的小心思在肠子里打了个转,眼神和喻文州碰上就那么也不闪躲。
喻文州眼角带笑,两个人就那么无声的打着太极。
还是叶修先发的声,被烟浸过的嗓子透出一丝沙哑。
“这喻大编辑怎么还来消遣我了,不去看看你家话痨?”
喻文州耸了耸肩,嘴角一扯“诶没办法啊,叶神可是硬生生的把我和少天分开了呢,叶神不交稿我也不好回去交代,喏你看,我的全部家当都在这儿呢。”
这是赖上了啊。叶修一手把烟掐灭在烟灰缸中,转身回到了电脑面前。
在喻文州一件期待的表情下,打开了荣耀界面。
“前辈”
叶修回了个头,手暗戳戳的又往烟的方向摸去。
“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喻文州声情并茂,叶修心想拿着烟的手抖了一下,差点儿烧到自己。
这段表演我给他94分,剩下6分,能让我后个悔么。
喻文州声音很不错,唱起歌来却是要了人的命,十个字儿九个不按轨迹运行,就像他人一样,不走寻常路。
但叶修是谁,一大心脏啊。面不改色的打开了文件夹,翻了好久找出了很久以前更新的一个段子,点来qq扔给了苏沐橙
“给你了能把音痴给我带走么!”




心脏对心脏,输赢看心情


tbc

喻队2.10生日快乐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aiweijiangyou&tid=3151543#Content

安静吃肉,谁还会其他的链接么我快哭了

【周喻/王索】红玫瑰
两面吃肉不耽误(我会被打么
新人文渣肉渣轻喷
不会走外链希望别被屏
别被屏
别被屏
有谁会走外链私信教我谢谢么么啾

顺带喻队生日快乐么么哒

一只也不羞不羞

【叶修】颜不正
【后期】冰暖
【妆面】玉候
【摄影】玉侯
【后勤】凉城 辰溪

【喻黄喻】红玫瑰

【喻黄喻】红玫瑰
新人文渣不喜轻喷。
小学生文笔
ooc有
诶嘿这是第二朵红玫瑰x


三朵玫瑰的话语是爱恋。

--
黄少天喜欢上了一名学长--喻文州
黄少天拉着张佳乐小心翼翼的蹲在G大门口得灌木丛里,不远处站着他的那位学长。有些呆板老气得中分配着一张温和的脸却让人产生赏心悦目得感觉来,白色的衬衫被风撩起得后摆隐约显出人的腰线,眉眼弯弯和人交谈着,有意无意得向这边瞟了一眼。
黄少天一把抓住张佳乐的手,越抓越紧,激动的上下摇着“嗷你看见了么看见了么他好像看过来了看过来了男神刚刚是不是看到我了我是不是暴露了啊他怎么可以那么帅”
张佳乐被摇的有气无力,赏赐他一棵大大的白眼“你傻么你这么大声他听不见就怪了诶疼疼疼你轻点不行啊”
随机身子被黄少天板正,黄少天一脸自以为深情的表情抚上他的脸颊“爱卿就算朕有了男神朕也不会抛弃你的放心今晚朕就翻你的牌”
“滚”

--
喜欢上喻文州是一个意外,黄少天去G大去找徐景熙,隔着大门就看见了他,一眼望进了心底。等徐景熙出来找到黄少天时的时候,黄少天还在呆愣着望着他离去的方向。“咋了这是。傻了?”徐景熙把手放人眼前晃了晃,试图召唤回黄少天那颗奔着男神一去不返的魂,黄少天有些木纳的转过头,一把抱住徐景熙,激动的嗷嗷大叫“AA啊啊啊啊我和你说我有男神了你不许和我抢和我抢我和你急啊啊啊啊没血了景熙快奶我口”
徐景熙嫌弃的把人从自己身上拎下去,揉了揉刚见面儿就被摧残得可怜的耳朵一边努力的get到了黄少天话中的重点。
男神。
“你男神谁啊,长啥样”
“我和你说我男神可帅了大概有这么有真么帅”黄少天随意比划了下“长什么样来着哦凑忘记了就记得是中分气质好好好到爆叫什么我并不知道”
徐景熙再也不想理他了。

--
再次看到喻文州是在那天下午,黄少天守在门口找徐景熙一起去撸串儿,肩膀猝不及防的被人拍了一下。
转头遇见爱啊。
喻男神笑的得体,黄少天紧张的心都快飞了出来。
“同学这是你的学生证么”好老套的勾搭语言但是不在乎啊啊啊开心到炸是我男神你造么你造么你造么卧槽我的心想在云中飞啊啊啊男神声音好好听我的耳朵要怀孕救命啊啊啊“嗯是的”反常的简练的语言。
“黄少天,很好的名字”骨骼分明的手伸过来递过学生证还给黄少天,喻文州就和一边的朋友走掉了。
黄少天愣在了原地,再一次愣成望夫石。

--
然后时间一长又一忙,黄少天好久没看到喻文州了。

--
平安夜那天晚上,黄少天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徐景熙的寝室已经熄灯了,有媳妇儿的都跑出去找媳妇儿了,没媳妇儿的只剩了徐景熙和郑轩两个好哥(ji)们(you)儿。而徐景熙并没有手机静音的好习惯,按平常谁也不会这个时候打进电话。所以黄少天打进电话时,徐景熙剐了他的心都有。郑轩在他上铺,幽怨的伸出一只胳膊,无力的晃两下“亚历山大啊,搞什么鬼”
“话痨鬼”徐景熙一脸生无可恋的抓起手机接了电话,窝在被窝里小声的“大哥?。大爷?。几点呢给我打电话”“奶爸你那么小声干嘛呢约会呢哟呵哪家妹子啊我怎么没见过你身边有女生”黄少天的声音极具穿透力,冲破了手机的阻碍刺激着徐景熙的耳膜“小点儿声!说重点!”徐景熙用气音愤怒的吼过去。
“哦没啥重点我就是吧想和你说件事儿关乎我的幸福我的未来我的命运。。”徐景熙打断了他“啥事儿你说”“事关命运特别重大电话里说不好明天再和你说”某黄愉快的挂断了电话“凑!”徐景熙硬生生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表达自己的愤怒。

--
徐景熙眼底一片青黑,很是不满的盯着眼前的罪魁祸首,然当事人什么事儿也没有似的翘了个二郎腿坐人面前。“啥事儿”“我决定要给男神送圣诞礼物挑了来挑了去不知道买什么就买了玫瑰花你说我要是给他送过去会不会被拉黑会不会被当成变态会不会被嫌弃”
徐景熙感觉右眼皮跳了一下“so?。”“你陪我去我方”“你怂不怂”“怂”“卧槽”徐景熙感觉今天是在劫难逃。“你说我今天要是没见到我男神他今天没出来或者不在学校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徐景熙头疼的按住跳动的眉头“你知道他叫什么?。”
“好像叫什么文什么州什么什么的不清楚好像听人说过没记住”
“那你知道他哪个系的?。”
“这个不知道啊真不知道怎么办啊我好方”
“你告诉我你知道啥”
“我知道他是我男神prprpr”
徐景熙按眉头的手移下来按住另一只手“好像打你啊怎么办”

--
两个人一直在门口等了十多分钟都没见那个身影,黄少天的表情有些沮丧,低着头玩弄手中的盒子,为了不吓到人他选了三根玫瑰的那种,水蓝色的盒子中躺着三根鲜红的玫瑰。他自暴自弃的把盒子拍到徐景熙的怀里“朕赏你了,我现在不想说话”
wtf?黄少天居然不想说话!
吓得徐景熙赶紧去安慰了黄少天。
“明天你再来,他总有一天会在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明天没空怎么办怎么办”
“。。。。。。。”
“算了你走吧我回去静静”
徐景熙拍拍人头“别太想不开x”
“奶爸你是在担心我么担心我请我吃饭吧我吃得不多不挑食好养活”
好嘛这是没事儿了。
“那我走了”
“下回见白白白白白”
黄少天晃晃脑袋转身要走,一抬头,一个白色的身影撞入眼帘。

--
“男神节日快乐!”黄少天白皙的脸庞因为有些害羞透着些红,把手中包装精致的盒子胡乱的塞到人的怀里,喻文州看到他时有些微愣,抱着东西有些不知所措“给我的?。”
黄少天抿着嘴飞快地点了两下头,转身就以初中百米跑的速度不见了,跑过一旁的路口,蹦的一尺高,双手捂住脸,嘴咧的老高。

--
喻文州站在学校门口,笑的挺无奈,把手里的东西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一边儿的王杰希凑了过来,眼睛一翻掐指一算“桃花运”
“王大师,来再给算算结局如何?”
“看你的内心”
看内心,喻文州歪头笑了笑,未来怎样还不一定呢。



脑洞来自生活,昨天我去给女神送花好激动!!!!我不要脸的打上tbc说不定还有下面呢x